《從染藍的清真寺反思,老師該怎樣對待不同的學生》

2019年10月20日,警方出動水炮車,並聲稱失誤下令清真寺染藍,其後,警隊及特首很快就有所回應,前向清真寺向相關人士致歉。

 

雖然這只是一個政局上的問題,但其實換作是教學、和小朋友相處上,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課題,讓我們可以深入了解一下。

 

明明水炮車還有誤中很多目標,例如不同的商舖、無辜的行人,甚至是聖安德烈堂,可是為什麼偏偏只有清真寺能夠得到政府高度的關注和回應?

 

我尋找了一些相關的資料,並且總結了一些重點:

 

一)大家都認為伊斯蘭教的人比較勇武,所以政府也怕受牽連

 

二)中國政府的政策,未來主打和伊斯蘭教相關的國家有密切的合作,所以香港政府害怕此舉會影響中國政府的大政策

 

這兩個重點都是大家最常說到,或者是我覺得較合理的原因,當然我並不是相關的專業人士,無法深入探究(當然如果大家有意見也可以留言告訴我,因為我也想多聽不同的意見和看法)。

 

可是無論是那個原因,我們都不難看見一個大重點,能夠讓政府道歉,是因為他擁有著「力量」(無論是來自武力、財力、權力)。

 

這個現象其實很容易在教學上出現。

 

在學校裡,究竟是怎樣的人最受老師、校方重視?

 

排名第一的應該是那些能為校爭光的尖子(例如準十優狀元、運動出眾的代表等等)。

 

其次的,就是那些經常被視為搞事份子的學生。

 

老師、校方最不會放注意力,反而就是那些什麼都平平無奇的學生,就像看著這篇文章的你,可能還會記得多年前在班裡的「風頭躉」(無論他是極乖還是極頑皮),可是卻不會記得那些不是太出眾的同學們。

 

如果發生什麼問題,老師或者會先保住那些尖子,因為他們能為校出更多的力。

 

然而當搞事份子和平平無奇的學生發生衝突時,有很多老師都會選擇讓平平無奇的學生啞忍,而不是懲罰搞事份子。

 

因為他們知道,要處理搞事份子,他們得付出很多時間和心力;但是平平無奇的學生不同,只要用老師的權威一壓,他們就不得不忍氣吞聲。

 

結果在一個校園裡,最沒有發言權的,不是那些搞事份子,反而是那些平平無奇的學生。

 

可是作為一個老師、一個教育工作者,這並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

短期來說,真的,老師可以免卻很多煩惱。

 

可是長遠來說,這樣的做法會毀了兩種學生。

 

第一種是平平無奇的學生,因為老師這樣的做法,會讓他們變得更加委屈,讓他們間接學會了,沉默只會換來更大的不公,因為老師想要免卻自己的麻煩,就將這樣的委屈加諸在他們之上。

 

於是這些平平無奇的學生,他們要不就會成為搞事份子,要不就會慢慢變得邊緣化,更加害怕和人接觸。

 

第二種是搞事份子,他們會知道,只要自己有勢力、不妥協,這樣老師就不會為難他們,讓他們變得更加不聽老師話;因為他們學會了不聽老師的話,反而不會受罰(平平無奇的學生會代他們受罪)。

 

作為老師、教育工作者,我們要學會了重視每一個學生,無論他是很優秀的人、搞事份子,抑或是平平無奇的學生。

 

唯有公平、公正、依著訂下的規矩去處理每一個發生的事情,學生們才會學習得到,每個人都需要依著規則去做;讓每個人也明白,不想要受到懲罰,不是要想著怎樣建立勢力、得到特權(像搞事份子一樣),而是應該去遵守規則。

 

圖片來源:立場新聞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