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他沒有正經練習,說了一個故事之後卻讓他專心上課下去》

 

話說我和Andy做練習的時候,發覺他故意做不好。

 

作為一個老師,其實我們很容易發現到學生究竟有沒有心做好眼前的事情;感覺就像踢足球一樣,你叫他踩着那個足球,不要讓足球溜走了,結果他故意輕輕地把球踢走,你是很容易看得出來的。

 

(就算他有時會失手踩不實足球,但是我們還是能夠看出他不小心讓足球溜走,還有足球是被他故意踢走的分別)

 

當我看着Andy故意沒有做好的時候,並沒有怪責他,在練習休息的時候我跟他說了一些他覺得沒有關係的事情...

 

自律

 

我問Andy,心目中什麼是自律,他告訴我是「自己懂得守規矩」,於是我要他給我一些例子。

 

Andy想了一會,還是說不出一個例子,對小朋友來說這也是很正常的,所以我沒有怪責他。

 

然後我說了一些例子:

 

就像馬路上沒有其他汽車、沒有其他行人、甚至沒有閉路電視,你亂過馬路也沒有人會發現,而路燈是紅燈一樣,這個時候你會不會亂過馬路?明明沒有人發現、做了也不會有人知,但是你也堅持不去破壞規矩,這就是自律。

 

說完這個例子之後,我引導出我最終想說的話:

 

明知道自己可以做得更好,但是沒有堅持做下去,就是沒有自律,也就是說,當你知道什麼是做好的時候,並且堅持把它做到最好,這就是自律的表現。

 

說完這個之後,我就開始繼續和他上課,然後Andy就很自然地將所有東西盡力做好了。

 

其實外國有一些實驗是這樣的,讓那些受試者出發去一個地方,但是出發之前先讓他們看一些有關「老人家」的文字,例如老人院、老人癡呆等等。

 

然後實驗發現,那些受試者比其他正常人行動會普遍緩慢一點,證明你看到什麼、聽到什麼,會悄悄地影響着你的潛意識,影響到你的實際行動。

 

也就像法庭一樣,為什麼法庭作供之前要先誓?就是因為當別人發誓之後,他們的作供會比較誠實。

 

明明發誓沒有強制的約束力,他們想要說謊還是能夠說謊,但是在心理上來說,他們發誓之後誠實的機率會比較高,所以在別人作供的時候,法庭普遍要對方宣誓就是這樣。

 

所以我們有時候不需要和對方有正面的衝突,試着說話婉轉一點,說一些不相關的事情,也能夠在別人的心目中起到作用,讓對方知不覺間受到我們的影響,接受我們想要他們接收的信息。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