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他說不舒服要休息,卻走了去吃糖?!》


話說這一堂課大家做了很多的體能,很辛苦、很疲累,甚至其中有一個同學已經大汗淋漓,程度是整件衫都變了色,相信像毛巾一樣,如果用力拿着它的話,能夠拿出水一樣,證明他們真的很熱、很累。

 

忽然間,Kobe告訴我自己有點不舒服,要休息一下,於是我馬上讓他停止下來,讓他休息,然後他告訴我自己的屋企人有一些遺傳的不舒服。

 

我告訴Kobe我明白,所以他可以慢慢休息,直至覺得自己沒問題才繼續練習,然後他就坐在旁邊,其他人就繼續去做體能練習。

 

我時不時會看一看Kobe,始終害怕他有什麼三長兩短,結果有一次,讓我看見Kobe像一個大爺地坐在這裏,二郎腿、張大手地坐着,還要一邊咬住糖果。

 

我忍不住去說Kobe:「既然你告訴我你不舒服,要我讓你休息,為什麼你現在正在吃糖?」

 

他告訴我說:「因為我不知道吃糖會不會好一點,所以就先吃了。」他說得很理所當然。

 

我回答說:「我知道有一些病是需要吸收糖分的,你是不是這一種病?醫生有沒有說和當你不舒服的時候要吃糖?如果沒有的話,即是沒有你吃糖和不舒服沒有直接關係,而且關鍵在於你沒有向我說過、沒有問過我就自己吃糖了。」

 

Kobe大聲地反駁道:「那麼我不知道會不會好一點,所以就先吃了!」

 

看見Kobe完全沒有悔意,於是我接連出了幾招必殺技:「那麼是不是當你每次不舒服的時候就會吃糖?那麼以後你有不舒服但沒有吃糖的時候,那我是不是應該懲罰你?因為你說吃糖會好一點,但你只有今次吃,下次又不吃,證明你在騙我?」(第一招 )

 

(補充:他家人有告訴我,他的不舒服和吃糖沒關係,那就是說吃糖對他的不舒服並無幫助)

 

(另:如果他將來染上了需要吃糖、吸收糖分的病,我是會讓他吃的)

 

接著我又說:「而且你在學校的時候,對着校長、訓導老師、其他老師,在考試的時候、上課的時候,是不是每次有不舒服就不會問老師就自己吃糖?還是你只是對我這樣做?如果你只是這樣對我,那是你欺負我好人、欺負我對你好?」(第二招)

 

Kobe立即回答道:「不是!」

 

我回答說:「那就是你對所有老師都是這樣?那麼我要問一下你的老師了...」

 

Kobe說:「沒有!」

 

我點頭道:「哦!我明白了,那意思就是你只是欺負我一個人!」

 

Kobe開始重複自己的論點:「不是,我只是不知道吃糖會不會好一點,所以才吃!」

 

我輕鬆地笑了一下,緩和了雙方的氣氛,又正色說:「我不介意你吃糖,但你需要先告訴我,而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;如果每一個人問也不問就做自己想做的事情,然後跟我說不知道會不會好一點,那麼大家還有秩序嗎?會不會有一個人告訴我不知道打人會不會讓自己舒服一點,然後問也不問就到處傷害其他同學,那樣還怎樣上課?」

 

我換了口氣,道:「還有,你告訴我原來你對其他人不是這樣的,那意思就是欺負我一個人,欺負我對你好嗎?」(抽水 - 第三招,讓他潛意識吸收這一句,覺得我是為他好的)

 

我又說道:「那就是逼我以後不要對你好、不要疼錫你嗎?」

 

之後我暫時不再理Kobe,和其他同學繼續上課,過了好一會兒,如我的預期一樣,Kobe自己走了過來和我道歉,並且承諾以後會先問過我然後才做這些事情。

 

有時候我很喜歡使用「差別待遇」作為論點去和小朋友對話。

 

因為我和小朋友的關係比較友好,有時他們會對着我得寸進尺,所以我除了會對他們變得兇惡之外(他們不聽話時),我還喜歡問他們對其他老師是不是這樣,通常他們都會回答說不是。

 

那麼我就可以借着這個時候表示他們這樣欺負我、不聽我話,主要是因為我對他們好,那麼我要他們聽話,不就是只有收回對他們的好嗎?

 

甚至就像你們(小朋友)只是欺負我、不聽我話一樣,我也只是對你不好、繼續對其他人好,這樣不就公平了嗎~?

 

小朋友聽到這裏,知道自己正在對我有着差別待遇、不公平地對待我,而且他們也不希望我對他們不公平(只對他們凶惡,對其他人好),他們都會立即反省,因為他們也不喜歡我不公平地對待他們,然之後就會改善自己的行為。

 

(不過要使用這招,前提是你要跟小朋友真的玩得來,他們真的喜歡你,否則小朋友根本不在意和你的關係,這一招就變得無效了)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