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看見別人成功的他,竟然不憤地說出這些話?!》

 

話說有一次在練習的時候,在班裏的其中一個同學做得很好,打敗了其他人,於是我在總結的時候在所有人面前稱讚了他。

 

稱讚他,除了是因為他打敗了其他人之外,其實最主要的原因,是因為他願意使出一些很特別的招式。

 

所謂很特別的招式,就是當你成功做到的話就會很容易得到分數,但是這個招式卻沒有多少學生願意嘗試做這出來,因為這個招式非常難以成功做到。(難以做到,但得分率高)

 

正正因為這個招式很難成功,大家害怕做不到反而害自己失分,所以反而不敢去做。

 

當我稱讚他的時候,Kim悄悄地說,其實要做到這個要做到招式並不難,只要肯嘗試就可以了。

 

他的聲量很少,也只是在和身邊的同學說,可是因為大家很寧靜的關係,所以我聽得很清楚。

 

經Kim這樣一說,讓我想起一件事,於是我對着他和其他同學說了一個故事:

 

話說有一個Facebook專頁的管理者專門去繪畫火柴人,畫工比較簡單;我有一個朋友不是太喜歡他,他有時候會跟我說,這個專畫火柴人的人,其實他能夠成名是很簡單的,因為他只是經常使用「二分法」去寫post。

 

「二分法」的意思就是將事情簡單分為兩面,容易表明立場,而且讓讀者容易理解,所以很容易吸引到別人追蹤他。

 

舉個例子就是:

大明做了A事情,得出一個好結果;(大明勤力讀書,所以找到好工作,於是生活美滿)

小明做了B事情,得出了壞結果;(小明沒努力讀書,所以沒人請他,於是生活不好)

然後做一個總結就是大家去做A的時候,都能換到好結果。(總結:勤力讀書就能生活美滿)

 

這樣就是一個簡單的二分法的例子。

 

其實我並沒有跟我的朋友這樣說起自己的想法,但是我認為他忽略了一個重點:

 

那個專畫火柴人的人雖然用了「二分法」這,但是我也不覺得大家應該忽略他背後的苦功。

 

因為我的朋友認為他的成功不在於他的畫工,而是在於他善用二分法,那麼難道每一個人使用二分法也能夠讓自己成名嗎?

 

如果不是每個人使用二分法都能夠成名,那就證明了二分法其實也不是萬能的成名工具,對方在背後也有努力、也有其他吸引人追蹤他的因素,然而很多人卻沒有看到這點。

 

說到這裡,我將話題切回當下,對Kim說:「就像他(被我稱讚的同學)成功一樣,很認真的說一句,我要你現在做你口中很容易的招式,相信你也有壓力,所以我不會逼你現在就去試,但是如果我給你一個月時間,你是不是很有信心真的能使用這個特別的招式打敗別人?就像他(被我稱讚的同學)一樣?」

 

為了不讓Kim受到群眾目光而產生壓力,造成負面感覺,所以我馬上接著道:「你不用着急回答我,你可以找機會私下再回答我。」

 

後來我找了個只有我和他的機會,重提起這件事;冷靜了的Kim也跟我說,自己沒有信心做到這個招式。

 

(如果我當日逼他的話,他肯定不會這樣說,而是硬著頭皮地說自己可以;但這樣的話,當他真的不能成功做到,就會造成很大的挫敗感,因為他在眾人面前說自己可以但沒能做到;為了避免這個情況,所以我沒有在大家面前逼他。)

 

某程度上來說Kim也覺得自己只是「不抵得」對方比自己叻、對方被我稱讚。

 

於是我告訴Kim,其實他也可以嘗試去努力、嘗試比對方做得更加好,而不是什麼也不做,然後說原來成功是很容易的。

 

「如果成功、做到這個招式真是那麼容易,你為什麼又做不到?難道你連你口中很容易的東西也做不到?」我說道:「如果這個招式不是容易的話,就證明了這件事情是有難度的,也證明了對方做了一個有難度的事情,並且成功了。」

 

我又說道:「你可以不喜歡某個人,也可以不抵得對方比自己利害,因為這樣的妒忌心也是一種推動自己上進的動力,但是你今次使用的方式有很大的改善空間。」

 

我最後向Kim做了個總結:「因為只會說別人的成功是僥倖、別人的成功是很容易達成的,這樣並不會令自己進步,唯有承認對方在某些地方真的比自己利害,承認對方真的做好了某些事情因而讓自己成功,我們才會更有確實的方向去趕上去、追上去。」

 

那次之後,Kim真的有認真練習,雖然最後他也還未能練成那一個招式,但是他竟然練成了另外一些特別的招式,不過這都是後話了。

 

人們都有妒忌心,妒忌心某程度上來說是一件好事,因為它也可以是一種上進心。

 

但是記着,我們不能只是單單妒忌別人,甚至抨擊別人的成功,因為這樣並不會讓我們進步。

 

唯有承認別人的成功,對他的成功作出分析,並且改善我們自己,我們才可以達致成功。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