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只需要一個電話,馬上讓小朋友做好他的事情》

很多小朋友在上課的時候都不喜歡盡力做好,但這是人之常情,就像很多成年人工作的時候,也只會做七分事、並不會用盡全力去做好一樣。

 

對於劍擊的練習,就像學功夫一樣,如果你每一個動作也做得好的話,就能讓你進步得更加快、打得更加好,所以作為教練,看到學生做錯的時候,並且我知道他有能力做得好的時候,我就不得不告訴他了。

 

(因為有些小朋友並沒有能力做得好,例如他的身體能力還沒有達到符合做到那個動作的要求,那麼我就不會告訴他、強迫他做了)

 

而Andy就是其中一個例子。

 

但是人就是這樣,儘管我告訴Andy那裏需要改善,但他也只不過會應酬我一兩次,然後又再故態復萌。

 

也就是說我需要不停地說他,他才能夠一直改變、改善,但是這樣對於教學來講是費時失事的,因為如果他自己願意專注做好的話,那麼我就能夠將時間花在更有意義的地方了(而不是一直花時間在說同樣的事情)。

 

於是我拿出了電話,一手拿劍和Andy練習,令一隻手拿着電話開着攝影機影着他,他本來很好奇我在做什麼,但是他馬上就知道了。

 

因為當他做錯動作的時候,我馬上叫停了練習,然後讓他看看自己的練習片段,告訴他某個地方真的做錯了。

 

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,就是Andy看完自己做錯的片段之後,馬上就變得好,而且不是一次兩次練習變得好,而是長期也變得好了,不需要像我以前一樣說到嘔血他也不願意改。

 

其實人都不願意、不喜歡給手機拍攝到自己做得不好的一面,就像網上面經常說,無片無真相。

 

有時候我們說學生那裏做錯了,因為沒有真相、那個動作他做完了、結束了,就已經成為過去式,動作做得是好是壞,也只會停留在大家的記憶裡,但記憶不像影像,不能拿出來大家作比對。

 

所以我們在說學生做錯的時候,他們可能覺得我們冤枉他們。

 

但是當我有片有真相的時候,他自己也看得到,他就沒有方法否認了;既然沒有辦法否認,那麼他就必須承認那個問題真的是自己的問題,他就更願意改善了。

 

不過這一招並不建議經常使用,因為如果人經常處於一個被人拍攝的環境下,是會感受到很大壓力的(還要你這個拍攝是想記錄低他做得不好的地方)。

 

所以如果他做得好的時候、不是做得很差的時候就該收手,不要經常拍攝着他;只有他明明有能力做好,但是沒有專心做好的時候才使用這一次會比較好。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