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我說一句他說三句...所以我決用了這個方法讓他學會說少一些話》

 

Roy是一個很多話說的小朋友,在第一次和上課的時候我就知道了,因為當我說了一句說話,他就會回應我三句。

 

雖然Roy的問題有時候也算是有道理的,可是更多時候,他的問題是可有可無的。

 

但是因為我的教學方法就是要鼓勵學生發問,不抹煞他們提出問題的機會(因為有時候學生的問題真的是問得很有意思的),可是正因為我這樣做,反而助長了他,讓他更加不停地增加自己發問的次數。

 

可是Roy除了多話說之外,基本上他是一個非常聽話、非常乖的學生,所以我不希望對他使用責罵這一個方式,因為這樣只會影響到我和他的關係,結果讓他以後上課很可能變得更加不聽話。

 

但是我也沒有可能放任他這麼多話說而不處理,所以我用了一個很間接的方法...

 

在Roy學會了所有劍擊的基本知識之後,我故意將他放在一個很寧靜的班級裡,這個班的同學基本上都是很少話說、總是很專心上課的;他作為一個小師弟加入了這個班級,他也仿效着其他同學,減少了自己的說話。

 

本來很多話說的Roy,忽然間變得很寧靜,明明平日我說一句,他已經舉一反三說了三句話,但是自從升班之後,基本上我說上了20句、30句,他也未必會問一個問題。

 

就算Roy真的舉手發問,也不會像以前一樣,總是問些有的沒的;升班後的他,只會問一些真的很重要的問題。

 

其實很多時候我們不必使用責罰、責罵這一個行為來制止學生做一些我們不想要的行為,因為他們有些行為並不是惡意的。

 

例如他真的在破壞規矩、傷害別人,我們當然需要使用一些嚴厲的方法去制止他們。

 

但是例如他們只是發問問題,而發問問題也算是偏向正面的行為,只不過他在數量上過多、內容太無聊而變成問題。

 

出現這樣的問題的其中一個原因,是因為對一些小朋友來說,他覺得自己發問問題會被老師稱讚,結果就會養成一個是不是也會問一餐的習慣。

 

但我們也很難制止小朋友發問,因為在學習上來說,發問根本就是件好事。

 

所以如果我們一刀切地告訴他們這樣不行、這樣是不好的,並且因此而懲罰他們,結果只會讓他們感覺到很不開心,慢慢地就會變成一個機械人,你說什麼他就做什麼,慢慢抹煞掉他們的自由思想。

 

為了避免小朋友變成這樣,我們要做到靈活彈性,對於完全不能接受的問題,例如暴力、破壞規矩,我們當然要嚴厲處理,但是對於一些中性的問題,我們就可以使用一些軟方法去處理。

 

就像我對Roy一樣,今次我就使用了同儕的影響力,在不需要責罰、甚至不需要跟他說的情況下,讓他學會了發問適當數量的問題,這樣既不傷害他的自尊心,也能夠讓他學好。

 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