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與其強迫他去做,不如給他自己選擇是否去做》 - 上篇

話說最近看到Andy上課的表現越來越好,實力也越來越強,所以我也決定讓他做一些更加困難的練習,好讓他能夠更上一層樓。

 

雖然和實際對戰有所分別,但是如果要詳細地解釋這個練習是怎樣做的話,恐怕也能夠寫成另一篇文章,所以在這裏只是簡單地說一下就好:

 

這個練習簡單來說就像就是我和Andy進行對戰(當然有所不同),而我會在我們的對戰裏加入一點小要求給他,讓他可以重點地加強某一個部分。

 

換言之,平常的練習我都是直接讓Andy很輕鬆地做對動作、成功刺中我,但是今天他需要倚靠自己的實力才能夠成功刺中我、成功地完成練習。

 

聽到我說今天的練習難度增加,雖然Andy沒有反駁或者拒絕,可是一開始我就發現他在還未正式開始練習主題的時候、在他正在做一些熱身練習的時候已經顯得很不認真。

 

假設Andy平時能做到100分的話,他今天只是給了30分。

 

可是我通常很少直接就怪責他們,因為這裏並不是操兵,有一點失誤和落差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

所以當時我並沒有說些什麼。

 

當我們做完熱身練習之後,就馬上進入主題練習,那個時刻我還未開始對他說些什麼,就像平日上課一樣。

 

結果當我們開始對戰的時候,Andy是顯得很沒有幹勁的,完全就是一個半放棄的狀態。

 

然後幫我已經成功拿到幾分之後,他甚至直接放棄,連抵擋也不去做,只是單純地站在這裏讓我刺中他。

 

(就像打羽毛球一樣,他只是拿著球拍站在這裏,任由羽毛球落下,不打算接下羽毛球)

 

雖然Andy選擇了這樣上課,可是人總是善變的,所以我還是想給他多一點幾會去反省自己,於是我並沒有對他說什麼、也沒有怪責他,繼續和他的對戰。

 

直到我在Andy身上拿了差不多十分,我才腰斬對戰,脫下所有裝備,乖乖地坐在白板前面。

 

我並沒有用很嚴厲的態度跟Andy說話,但是比起我一貫輕鬆的作風,我卻讓他知道我是認真的。

 

首先我跟Andy說:「你知道自己的學費是多少嗎?」

 

(熟悉我的家長和讀者都應該知道我很喜歡問學生這個問題)

 

「$1880是四堂課的價錢,那麼一堂課有多少呢?」我將$1880寫在白板上向他問道。

 

「$470。」Andy回答道。

 

「我們一堂課大約上30至45分鐘。」 我又問道:「那麼一堂課每一分鐘大約多少錢?」

 

「如果時45分鐘的話,每一分鐘就大約$10.5。」 看見他正在努力計算,於是我直接將答案說出來:「如果是30分鐘的話,每一分鐘就大約是$15.7。」

 

我看著Andy的雙眼,認真地問道:「每一分鐘差不多...

 

(下回待續)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