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只有你開心的玩耍叫欺凌,你情我願的互動才叫作玩耍》 - 上篇

Kobe已經有在幼稚園的時候已經跟我學習劍擊,到現在的他已經四年級,話說最近他和同學之間發生了一些事情,讓我不得不懲罰他的。

 

教了Kobe差不多五、六年,所以我很熟悉他的性格,我知道當他在投入地玩的時候,總是會難以自制,有時候會做出一些很過火的行為。

 

但這不代表Kobe不是一個聽話的學生,因為只要你跟他說的話,他就能夠很快的收拾心情,聽老師的說話去做。

 

然而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,老師不可能24小時站在他的身邊,他也沒有可能24小時地正經下去,所以這裏就做成一個難題,就是當老師不在的話、他在玩耍的時候,應該怎樣去控制他的行為呢?

 

話說有一次上課之前,Kobe正在和其中一個同學玩,然而對於我來說,除非發生什麼嚴重事情,否則我一般都不會干涉他們在玩什麼。

 

看見他們相處融洽,我就走去準備上課的東西,忽然間和Kobe一起玩的同學走了過來跟我投訴說:「他剛剛摸我屁股!」

 

既然有人投訴,我就不得不處理這件事情,可是我不是其中一個目擊者,如果單憑一面之詞就去懲罰Kobe的話,也著實對他很不公平,所以我事先向他問道:「Fred說你摸他屁股,有沒有這一回事?」

 

Kobe連忙說道:「有是有,不過我只是在跟他玩!」

 

於是我轉個頭問剛才投訴的學生Fred:「Kobe說他在跟你玩,你喜不喜歡這樣跟他玩?如果你們雙方認同這是玩耍的話,那麼我就不會干涉你們;如果你不覺得他剛才的行為是在跟你玩,那麼我就會認真處理你的投訴。」

 

Fred跟我說:「我不覺得摸我屁股是跟我玩。」

 

我點頭說道:「好!我明白你的意願了。」

 

但是我不會立即懲罰Kobe,因為始終我還不知道事發經過是怎樣的,所以我分別找了Kobe、Fred、其他同學(其他目擊者),分別要求他們獨立地告訴我看到什麼事情。

 

為了讓他們不能夾口供,讓我能比較清楚地知道事情的全貌,防止他們合作編作虛假的事實(雖然我知道他們很善良不會,但為了公正我也還是會這樣做),所以我要他們獨立地告訴我事情,而且在事情完結之前,我也分開了他們,禁止他們互相溝通。

 

(下回待續)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