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當一個孩子變成欺凌者時,這樣做更能讓他改過》 - 中篇

 

上回:https://www.fencingformula.com/single-post/000117

 

(續上回)

 

正正因為Frankie的強勢,也正正因為我經常強迫他和一些不那麼厲害的同學組成一組,這樣很容易讓他對其他小朋友產生惡意,因為那些小朋友令他打輸、令他受罰,所以Frankie會對他們作出一些欺凌的行為。

 

當然 Frankie很聰明,他知道我不能接受的是身體上的衝突,所以他從來沒有對其他同學造成身體上的傷害,但是他的說話可厲害了,他可以一直怪責自己的隊友,不停地給說話隊友聽,甚至聯群結隊地杯葛同學。

 

雖然這不是肉體上的欺凌,但是這絕對上是心靈上的欺凌。

 

對於Frankie這樣的行為,我當然不能夠接受,但是如果光是這樣怪責他的話,相信他也只會表面上對我唯唯諾諾,在我背後不知道的時候,他只會更加遷怒於其他弱勢的同學。

 

所以針對他這樣的情況,我也特地為他設定了一個課題。

 

話說有一堂,我故意將Frankie自己列為一組,其他所有的同學都歸另一組,也就是說Frankie需要一個人 對抗全部其他人。

 

就算以一對多,在劍擊來擊來說也只是一個車輪戰,並不會造成群毆的情況出現,所以在客觀來說對Frankie也算是公平的(除了在體能上Frankie沒有休息之外)。

 

然後我暗暗地指示其他人,在你們的隊友每次得分的時候就要大聲鼓勵自己的隊友,說他打得好。

 

當然大家也很配合,而且因為人多的關係,其他人看到有人這樣大聲鼓勵,於是自己也更加願意這樣大聲吶喊助威。

 

對於Frankie來說,這會對他造成一點影響,但是他還是堅忍下去,但他也開始覺得愈來愈不爽。

 

於是我再悄悄地向大家下達第二個命令:「這次隊友得分之後,除了要讚賞自己的隊友之外,還要說Frankie很沒用。」

 

這是我平常不會做的事情,因為在這裏學習劍擊的人,都需要好好鍛鍊自己的合作精神,不可以凡事都只會怪責別人。

 

可是唯獨這一堂不一樣,我容許他們這樣做。

 

恥笑別人,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,初期大家覺得這樣做有點不妥,但是因為這是我的命令,所以他們逼著要做這樣的事情。

 

但是他們做了一次兩次之後,他們就覺得這樣做很興奮很開心,不停地恥笑著Frankie。

 

每次Frankie一失分,他們就會大聲笑Frankie,於是Frankie越打越是憤怒,越打越差,後來還哭了起來…

 

(下回最終回)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