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讓小朋友知道他們的行為如何影響到老師的行為,他們就會為了得到老師的好態度而變得聽話》

Frank是一個很勇敢的學生,因為來這裏學劍擊的同學,有一半以上的人一開始上課時是比較內向,或者對戰時生怕會刺傷別人,所以對戰時刺人仿佛沒氣沒力似的。

 

雖然例子有點小差別,但你可以想像的是打拳時一方不用力地打,而對手狠狠地使勁打,那麼通常比較狠的那個較容易勝出一樣。

 

劍擊也是一樣,當你和對手實力相當,而你比較勇敢的話,也更容易能夠得分。

 

而Frank和別人不一樣,他是屬於勇猛無匹的,雖然他只是四、五歲,但是他面對比他大一兩年的師兄時,Frank也沒有害怕過,能夠勇敢地面對。

 

因為他的父母想他練習多點劍擊,想他在這方面發展,所以讓他除了和同學一起上團體班之外,額外加了一個個人課,深造他的技術。

 

Frank練習時做錯了一個動作刺傷了我,讓我感到很痛,本來我還好聲好氣地跟他說,要他下次小心一點,因為他刺傷了我。

 

可是第二次他還是這樣,我再好聲好氣地跟他說多一次,結果他第三次還是這樣,於是我就開始兇惡地教訓他了。

 

我甚至沒有懲罰他,只是嚴厲地跟他說:「我弄傷你,讓你感到痛楚,你也不會喜歡,同樣地我也不喜歡這樣,因為你不是不小心,你是故意的。」

 

然後我再說出我的必殺技:「我作為老師要的很簡單,就是想你乖想你聽話,如果我好聲好氣地跟你說話,你聽完會做好,我會繼續好聲好氣地對你。」

 

我換了口氣,正色道:「可是我好聲好氣對你說,但你不聽話,然後我兇惡地對你你就變得聽話了,那麼你是不是在教我,以後要兇惡地對你?」

 

我雙眼直視著Frank,繼續道:「雖然你是學生,你在跟我學習,但其實我也在跟你學習,我學習的是怎樣和你相處。」

 

聽到這裡Frank露出了一個吃驚的樣子,大概他從沒聽到一個老師說自己也在向他學習。

 

看見他有在聽、有在思考我的話,我再續道:「我的最終目標是讓你聽話讓你乖,如果我好聲好氣地跟你說話,你會變得聽話,我就會學懂以後要好聲好氣地跟你說話。但是如果我兇惡地說話你才會聽話,那麼你教會我的就是教你的時候我需要變得兇惡,所以如果你想以後我還會好聲好氣地對你說話、和你玩遊戲,那麼你就要用行動來告訴我,原來好聲好氣地說話是能夠讓你乖的,知道嗎?」

 

這一句說話其實是我其中一個教小朋友時的必殺技,因為很多小朋友只會覺得自己是來上課學習,他們沒有想過自己的行為舉止會影響到老師對他們的做法。

 

所以當我告訴他們我的最終目標,還有他們的行為如何影響到我之後,他們為了得到我的好聲好氣、他們為了和我繼續玩下去,所以就會選擇變得更加乖更加聽話。

 

而Frank的故事也會繼續下去。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