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面對過度活躍症學生其實我們還有很多做法幫他們進步 - 下篇》

上回:

http://www.fencingformula.com/single-post/000106

 

(續上回)

 

上回說到Fred是個有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,而有次因為他上課不專心被我懲罰,然後下課的時候我想和他傾談一下他的表現,結果他哭著跟我說:「我也不想這樣的,因為我有過度活躍症。」

 

看到Fred的樣子很委屈,但我還是這樣說:「我明白你的情況,但是我剛才懲罰你,不是因為你過度活躍的問題,而是你沒有做好自己的問題。我教了你好久,我也知道你大約可以專心多久、集中多久,如果我的教學超出了你的接受範圍,令你變得不專心,我不會怪責你。」

 

我看著Fred認真地聽著,於是我續道:「就像平日上課一樣,你普遍可以專心十分鐘(普遍是十分鐘,其實他能專心更久),但今次你專心了兩分鐘就去騷擾別人,我不覺得這應該歸咎於活度活躍的問題,而是你有沒有盡力做好自己的問題。」

 

聽到這裡,Fred恍然地看著我,因為我說的是他沒有想過的事情,他大概只想著這個世界只有「聽話」和「不聽話」兩個極端,從沒有想過這兩個極端中間還是有很多分層的,而他覺得自己有過度活躍症,所以只好被迫向「不聽話」歸邊。

 

看著Fred驚醒了的表情,我續道:「如果你平日都只能專心兩分鐘,今日我也不會怪責你,但你平日都能做到,但今日做不到,我就不能接受了,除非你能給我一些合理解釋,例如你生病了、遇上什麼不開心事情類,因為換著是別人,遇上這些情況都可能會不專心,一次半次我不見怪,你是不是遇上這些問題?」

 

Fred想了想回答道:「今天我在學校和朋友有不開心…」

 

他花了一段時間說出了在學校的問題,我也開解了他一會,但我最後補充道:「一次半次不開心、生病,令自己表現不好,我可以接受,但你要記住,一個月我們上4堂,如果4堂裡你有3堂是這個情況的話我就不能接受了,所以希望你也明白我的立場,而且我的判斷都是經由你現在能做到的表現而定。」

 

我換了口氣,續道:「如果有一日你真的覺得自己好不舒服、不開心,你可以先告訴我,那日我會酌情處理,但記住不要打算每次都要我酌情,你覺得這樣合理嗎?」

 

Fred點頭同意了,也自從經歷了那次會談,他的表現有大大的進步。

 

對過度活躍有認識的人總覺得,過度活躍是無法解決的問題,某程度上來說也不算錯,然而大家忽略了一個重點:

 

排除吃藥這個因素,既然無法解決,那麼為何那麼多人帶小朋友去做訓練?

 

因為這些訓練能讓有過度活躍的小朋友有改善,這代表我們的行為其實能幫助小朋友變得更好,所以不要跌入了一個「過度活躍沒得救」的想法裡,能讓他們得到改善改進,然後慢慢地再將效果放大,他們就能夠慢慢地變好。

 

Fred的故事還會繼續下去…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