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面對過度活躍症學生其實我們還有很多做法幫他們進步 - 上篇》

Fred是一個有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,來找我上課的時候,他的父母已經告訴了我。

 

和其他有過度活躍症的同學一樣,Fred上課的時候好容易會分心,而通常遇見這類型的學生,一般老師都會分為三種做法:

 

一,狠狠地責罰他,就將他當作是一個教而不善的學生,希望能使用重刑讓他們改過。

 

這類老師通常忽略了一點,過度活躍症其實不算是頑皮的一種,小朋友自己也不希望這樣;情況就像你不能靠懲罰去幫學生治感冒一樣。

 

所以這樣做的老師,通常難以和過度活躍症的學生打好關係(沒人喜歡經常被罰吧?)。

 

二,放逐他們去角落,學費照樣收了,人就是不教的了,任他在騷擾不到課堂的情況下繼續上課,這樣其他同學和老師也不會被打擾到,而那位過度活躍症的同學也可以自得其樂。

 

這類的老師或者是用一個比較不將事情放的方法去處理問題,可是這裡有個重點,那個被放逐到角落的同學,雖然那刻他沒有被責罵等等,可是他人在心不在,那麼他算是有在上課嗎?他有完成到來上課的目的嗎?

 

這一點很值得大家深思,特別如果你是教育工作者。

 

如果你為的只是一份工薪,你用這個做法,絕對能讓你避開很多煩惱,而代價更不是你自己付出的,付出代價的只是那個被放逐的孩子,因為他沒有學到任何東西。

 

而如果你上班、教學,除了是為工薪,還對教學有點熱誠,那麼,這樣放棄一個學生,這個做法真的好嗎?

 

三,特別關照那個學生,體諒他有這樣的症狀,甚至多給他一些容忍空間。

 

這個做法看上去的確是最溫和的,對小朋友心靈上的發展會有所幫助,因為不但沒有人責罰他,甚至他有任何失誤、分心時,還可以得到比別人更多的諒解。

 

的確,短期來說小朋友會過得很開心,可是這樣的日子能過多久呢?

 

過度活躍症不是傷風感冒,不會一時三刻就變好的,甚至到了成年的時候還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。

 

難道到了他中學、大學、職場,也要老師、同學、教授、上司、客人體諒他嗎?

 

他終有一刻要面對現實,特別是他年紀愈來愈大,大家會變得更加一視同仁。

 

所以現在的老師特別的關愛他,對當下來說會對他很好,但也不過是將問題推到將來而已,當然,到那個時候已經不關那些老師事了,因為那個並不是他的兒子,老師只是負責他一生的一、兩年時光。

 

將來他活得好與不好,基本上和老師已經沒有什麼關係。

 

然而Fred遇上的是我,我不是其他老師,所以我選擇了別人不會用的方法…

 

(下回待續)

 

Please reload

Please reloa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