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兒童劍擊及心態調整課程

小朋友愈來愈聽話|堅強|比賽得獎

Q: 你在教練這條路上有沒有遇過什麽特別難忘的事?

 

A: 我在教練這條路上,遇過最特別難忘的,是我曾經教過一個過度活躍症的小朋友,有次因為他上課不專心被我懲罰,然後下課的時候我想和他傾談一下他的表現,結果他哭著跟我說:「我也不想這樣的,因為我有

過度活躍症。」

 

看到他的樣子很委屈,但我還是這樣說:

 

「我明白你的情況,但是我剛才懲罰你,不是因為你過度活躍的問題,而是你沒有做好自己的問題。我教了你好久,我也知道你大約可以專心多久、集中多久,如果我的教學超出了你的接受範圍,令你變得不專心,我不會怪責你。

 

就像平日上課一樣,你普遍可以專心十分鐘(普遍是十分鐘,其實他能專心更久),但今次你專心了兩分鐘就去騷擾別人,我不覺得這應該歸咎於活度活躍的問題,而是你有沒有盡力做好自己的問題。

 

如果你平日都只能專心兩分鐘,今日我也不會怪責你,但你平日都能做到,但今日做不到,我就不能接受了,除非你能給我一些合理解釋,例如你生病了、遇上什麼不開心事情類,因為換著是別人,遇上這些情況都可能會不專心,一次半次我不見怪,你是不是遇上這些問題?」

 

他想了想回答道:「今天我在學校和朋友有不開心…」

 

他花了一段時間說出了在學校的問題,我也開解了他一會,但我最後補充道:

 

「一次半次不開心、生病,令自己表現不好,我可以接受,但你要記住,一個月我們上4堂,如果4堂裡你有3堂是這個情況的話我就不能接受了,所以希望你也明白我的立場,而且我的判斷都是經由你現在能做到的表現而定。

 

如果有一日你真的覺得自己好不舒服、不開心,你可以先告訴我,那日我會酌情處理,但記住不要打算每次都要我酌情,你覺得這樣合理嗎?」

 

自從經歷了那次會談,他的表現有大大的進步。

 

對過度活躍有認識的人總覺得,過度活躍是無法解決的問題,某程度上來說也不算錯,然而大家忽略了一個重點:

排除吃藥這個因素,既然無法解決,那麼為何那麼多人帶小朋友去做訓練?

因為這些訓練能讓有過度活躍的小朋友有改善,這代表我們的行為其實能幫助小朋友變得更好,所以不要跌入了一個「過度活躍沒得救」的想法裡,能讓他們得到改善改進,然後慢慢地再將效果放大,他們就能夠慢慢地變好。

Q: 可以請你簡單介紹劍擊這項運動,和請問這項運動能爲小孩帶來什麽好處?

 

A: 劍擊這項運動很特別,因為它是一個一定會分出勝負的運動,換言之小朋友勝出的機會只有50%,也就是說有一半人得面對失敗。

 

這樣的失敗不同群體運動,因為群體運動的失敗很少針對「個人」,能分薄了失敗感。

 

可是因為劍擊是一對一的運動,打輸了就是自己的問題,這就會對小朋友的自信心造成打擊,甚至會有小朋友在失敗的時候表示不想再學下去。

 

但是這些時候我都會對小朋友說:「我不介意你不喜歡劍擊,因為這不是每個人也必須喜歡的東西,但是如果你因為打輸而不學,這可不能答應你,因為我不能讓你們學會面對失敗時選擇放棄逃避。如果你戰勝了其他人之後,還選擇不玩劍擊的話,到時候你父母再強迫你,我也不收學費,不讓你再學下去。」

 

通常小朋友聽完之後都會堅持下去,但是當他們在對戰上得勝、成為長勝將軍之後,我沒聽過有人說不再學下去。

 

所以懂得引導對方的話,劍擊是一個能夠讓小朋友學習面對失敗、練習良好心態的運動。

Q: 在教練這條路上,最大的成就是?

 

A: 在教練這條路上,我最大的成就是看見小朋友有進步,我不是指劍擊方面,而是在人生方面。

 

有些學員來的時候是一個很坐不定、很吵的學生,他的父母經常跟我分享他在學校、其他興趣班有多不受歡迎,最誇張我曾經聽過他們說,有個老師叫他們別再來了,因為他實在太不聽話,然後光推一些練習給小朋友做就算了。

可是,容我張狂地說一句,這個小朋友在我這裡非但變得很乖,而且還被我選上當小助教,慢慢地也影響到他的日常生活。

他的父母也有跟我說,以前他是被放逐的(坐最後、最遠的),現在甚至在學校、校車上被分配很多工作和職務,所以他的父母很喜歡我,覺得這是我的功勞,然而我覺得我收得這個學費,我就得教好每一個學生。

 

但是聽他們這樣說,也是一件讓我覺得很有成就的一件事情。

Q: 請問您剛開始教導學生時心情怎麽樣?

 

A: 我剛開始教劍擊的時候,老是想將自己的學生變成「軍隊」,最希望是我說什麼他們就做什麼,所以那時候的我是很兇惡的,而同一時間,那些孩子也學得很不開心,當時學生的流失率很高。

 

後來我當上了心理咨詢師,我才發現得到,光是兇惡是沒用的,學生只會害怕你、討厭你,當他們討厭著你,就很難讓他們聽話。

 

但同樣地,如果只是對他們好,當他們的天使,他們也只會欺負你、不聽你說。

 

那個時候我學會了「賞善罰惡」。

 

很多善良的老師做錯的是,怎樣都會對學生好,甚至先給學生明明在大吵大鬧,老師為了讓他安靜,還會給他們吃糖(做錯事還可以吃糖?)。

 

很多兇惡的老師做錯的是,怎樣都對學生惡,就算他們有進步、做得好,老師也不會讚賞他們,甚至會雞蛋裡挑骨頭,硬要說他們還有那些不足,結果讓學生覺得做好做差也是同一樣的結果,那倒不如不盡力去做,反正結果一樣,但他自己會輕鬆一點。

 

然而當我學會了「賞善罰惡」之後,學生非但沒有討厭我、欺負我,反而更喜歡和我玩,但我罰他們時,他們也甘心去接受,這時我由當初至今的改變和分別。

Q: 目前的學生年齡範圍是?

 

A: 我們的學生年齡範圍主要是2歲至18歲也有,通常學生讀畢中學之後就將劍擊由固定的上課,變成課餘的興趣。

 

Q: 什麽樣的小孩不適合這項運動呢?

 

A: 在劍擊運動裡,其實並沒有所謂不適合的人,只有不會教的老師。

 

就像我自己為例,我以前是個四肢不協調的人,後來我真的很喜歡劍擊,經常練習,最後甚至能夠讓我打敗其他人,得到很多獎項。

 

所以在我反觀自己的時候,我總覺得沒有人一定不適合做某些事,只要你喜歡、你願意為此付出,你就能有所收獲。

 

有些人也可能覺得,太頑皮的小孩不可以學習劍擊,怕他們變得更加暴力,其實不然,因為就算是玩足球籃球,難道就不會發生暴力事件?

 

或者我們可以用實例說話,我們不時能從新聞、網絡上看到,有人在足球、籃球對賽中發生衝突,可是我們幾乎沒看過玩劍擊的人發生暴力衝突。

 

這就是因為當我們手執武器,我們會更小心地運用它們,所以我們反而會更加理智。反而像足球、籃球,大家覺得衝突也什麼(最多用拳頭跟人打),反而讓大家的衝突更加升級。

 

 

 

Q: 你有遇上什麼挑戰、人生瓶頸讓您有曾經想放棄念頭,爲什麽?

 

A: 如果說開辦中心、教劍擊的最大挑戰,不會是關於教學上,因為我覺得要教好小朋友並不難,只要你願意去想方法、願意去和他們溝通就能做得到,我不覺得有教不好的學生,只有不會教的老師。

 

你看看,其實就算青少年加入了黑社會,他們也是很聽話的,只不過他們是聽「大佬」的說話,證明這個世上沒有不聽話的人,他們只是不聽某部分的人的話而已,所以我們就要當小朋友的「大佬」,這樣就能令他們變得聽話。

 

Q: 請簡單介紹自己,例如目前你在教練這領域裏的小小介紹、說明自己在這方面的專業能力。

 

A: 我是Tin Sir,是劍擊Formula – 兒童心態調整課程的教練,我是一個全職的劍擊教練,在劍擊界別裡,我最好的成績是二十歲以下第一名,和香港公開總排名前五名,曾經在香港多個比賽中拿到多個獎項,我亦曾經代表過香港出戰世青、亞青等比賽。

 

後來在我二十多歲的時候,因為患上了一個不能出汗的疾病(每當汗水想從汗線排出時,因為我的汗線收縮,導致它們不能排出體外,引致身體會有劇痛),所以不得不放棄所有運動。

 

後來經過幾年時間,終於根治了這個病患,但因為幾年不能運動的關係,所以我回歸這個運動時,也只能以教練的身份回歸,而難以再當回一個運動員。

 

其實我在中四的時候已經擔當助教,到我讀完中學,就已經當上了聖方濟書院的教練,所以我差不多有十二、三年的教學經驗。

 

後來我又繼續報讀不同的課程,然後得到了不同的資格,例如是NLP執行師、催眠治療師、心理咨詢師等等的資格,並且開創了劍擊Formula – 兒童心態調整課程提倡以「劍擊」作為媒介,去借此讓小朋友學好心態,也有家長說我在幫他們「教仔」。

只要有心,就可以教好每一個小朋友!

我是Tin Sir,是一個劍擊教練,

是一個心理咨詢師,也是一個教育家!

成功的運動員,能夠調整好心態,

幾乎可以克服任何挑戰。

要成為成功的運動員必須學習足夠的知識技巧,

才能應付非一般的困難及挑戰,達至成功。

我將會在影片、網誌文章及電子書分享各種例子,

探討如何面對逆境,

如何節省累積經驗的「學費」!

請堅持一直學習,再加上切實的行動,

成功將會愈來愈近!

千里之行始於足下,踏出改變的第一步吧!

兒童劍擊及心態調整課程

幫助你讓小朋友變得更加乖巧聽話